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www6603con:开年大戏来袭劲客X《热血街舞团》拼出色

文章来源:www6603con    发布时间:2018年07月21日 09:35  【字号:      】

www6603con
伞兵装备反坦克炮其实是种鸡肋……

不装备又不行,它是一种远程打击敌人坦克的武器。

装备吧,它又存在重量大很难移动严重影响伞兵后勤等问题。

甚至德军还必须在PAK36与PAK38之间进行取舍。

如果从火力及穿深来说毫无疑问的要选择PAK38,但PAK38全重八百多公斤,这重量可不是几个士兵就能推着到处跑的,而伞兵又没有汽车拖曳,于是PAK38就必须分解机动,到要使用时再临时组装投入战斗。

而秦川一行人因为来得匆忙一门迫击炮都没有,同时秦川等人又来不及构筑工事当然也没有地雷,他们手里所有的武器都是步枪、冲锋枪及五箱弹药……如果说有什么算是重武器的话就是一挺通用机枪。

所以,如果像维尔纳想的那样,占据地理优势就想压制这批有一百多人的希腊军……其结果很有可能是被希腊军反过来用迫击炮死死的压着,然后一个冲锋就把秦川这二十几个就串在刺刀上。

秦川要与这支希腊军打一场近战。

一般情况下,近战更适合兵力占优的一方,但如果是突然袭击就要另当别论了。

秦川为自己的步枪装上刺刀,并抽出一枚M24型手榴弹朝士兵们扬了扬,隐藏在灌木丛中的德军士兵们会意,一个个也装上了刺刀并抽出了手榴弹做好准备。

英军坦克越逼越近,前头用迫击炮及远程火炮的炮弹压制及扫清障碍,后头就跟着一队队英军士兵。

这队英军士兵很有战斗经验,他们时不时的两、三人一组的从坦克后探出身来射击……“恩菲尔德”步枪射速高、容弹量大,所以这样的掩护射击可以为坦克提供很好的火力支援,再加上“格兰特将军”式坦克的火炮和机枪,使德军士兵们几乎都无法从战壕里探出头。

该是坦克上场的时候了,秦川心里暗想,否则这样下去,英军就会在坦克的掩护下朝德军战壕打来大批2英寸迫击炮炮弹,接着再一个冲锋……德军防线就此崩溃。

再加上澳、新两军还是仓促上阵,所以两军几乎是把所有德军狙击手在演习、训练时犯的错误都犯了一遍,在战场上常常被德军压着打。

不过客观的说,这种做法还是有效的……狙击手有点像是地雷,质量再差的地雷往地上一埋都能起到阻滞作用,澳、新狙击手的情况也是一样,他们虽然素质不如德军,但只要伪装好往阵地里一藏,德军狙击手就不能放心的打。

但德军的策略并没有这么简单。

就在蒙哥马利对前线形势的好转暗松一口气的时候,德甘冈又送来一封电报,说道:“将军,昨晚我们一个仓库遭到偷袭,物资被洗劫一空!”

“他们是怎么把那么多物资在我们眼皮底下搬走的?”蒙哥马利问。

开始还只是小混乱。

两小队的英军坦克因为误判打在一起。但这两小队坦克又分属不同单位的坦克组,于是两组都朝上级报告:“发现敌人坦克,我们正与对方作战,请求增援!请求增援!”

援兵很快就源源不断的赶来,而且还越来越多越打越乱,打到后来甚至都分不清谁是谁。

这其中也有的是德军坦克捣乱的功劳……他们逮着一队坦克打上几炮就跑,英军坦克自然不会轻易放过他们,在后头穷追猛赶。

结果对面又开来另一队英军坦克,看到面前一组坦克一边开炮一边朝他们方向前进……想当然的就以为那是敌人,于是就互相纠缠在一起。

“差评”风波反思:要消灭洗稿,还得靠内容平台

差评“洗稿”风波,闹得沸沸扬扬。

2016年,我就写过一篇文章:《抄袭不可耻,相对于洗稿而言》,对“洗稿”这个内容行业的毒瘤进行了持续关注。

正想着,就听到一声叫喊:“他们来了,第15装甲师!”

秦川从战壕里探出身往外望,果然就见数十辆汽车拖着一道长长的烟尘往第21装甲师的防线疾驰而来。

这是第15装甲师最先撤离的部份,他们大多都是伤员和医护人员。

如果秦川等人在汽车后头的话,就会看到汽车在前进时也在不断的往地面滴着血……有些伤员没来得急包扎,医疗兵根本就忙不过来或者转不过身,所以后车厢是血红的一片。

奶粉行业现“三国杀”?一家中国奶粉商向荷兰工厂索赔近900万

官网资料显示,方牧健儿婴幼儿配方“100%丹麦原装进口”,“由全球领先的乳制品生产商Arla精心研制”。

今天在接受小食代查询时,IGP公司有关负责人证实了Lypack被判决赔偿其120万欧元的消息属实。

“我们从俘虏那获得情报!”斯特莱克将军说:“他们在伊季山上设有据点,那是他们几个月前从希腊本土退往克里特岛做的准备,民兵在那里储存了粮食和一部份装备,我相信他们会把炸药藏在那,不过没有多少人知道据点的详细位置!”

闻言斯莱因上校就不由将目光转到了秦川身上。

“少尉!”斯莱因上校说:“我记得你曾经抓获一名民兵少校,我相信她应该知道据点的位置!”

斯特莱克将军点了点头:“他们的指挥官是个上校,这个俘虏是个少校,这军衔已足够知道更多的情报了!”

“这不会有用的!”秦川回答:“这个少校什么也不会说,克莱曼少校已经审问过她很多次了,可是一无所获!”

想找到“好人好事”其实并不困难,毕竟这是一场战争,而且德军已经深入亚历山大城五公里,在战斗中总会有几个德军士兵救出埃及百姓的例子……何况就算没有也可以“制造”几个出来。

于是这些“被救”的埃及百姓很快就被请到了喇叭前现身说教:

一个六十几岁的老头用发颤的声音对着话筒叫道:“阿里亚,我们的房子被炸塌了,是英国人干的,他们的火炮本来是瞄准德国人的坦克,却把我们的房子炸掉了一半,你母亲和你的妹妹已经死了,英国人没有为他们的过错负责,反而是德国人把我从瓦砾堆里救了出来……你还要替英国人卖命么?我希望你能站到我们这边,他们(指德军)是好人!”

老头的儿子阿里亚是非洲第3师的,现在正与新西兰第2师一同协防亚历山大。

一个妇女一边哭一边用含糊不清的话说道:“塞义德,我们的孩子被炮弹炸伤了……英国人用我们的房子做掩体,我哭喊着希望他们能帮助我们,但英国人不愿意将时间和药品浪费在我们身上。德国人来了,他们给孩子包扎,还给我们食物。你回来吧,塞义德……”




(责任编辑:蒋子楠)

附件:

专题推荐

相关新闻


© 1996 - 2017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网站地图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