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js57.com:小米赴港IPO,千名员工畅想“财富自由”征途

文章来源:js57.com    发布时间:2018年07月20日 18:44  【字号:      】

js57.com两人其实都知道斯大林召见他们是为什么,但却挺身站立在斯大林面前没敢说话。

斯大林就像没看见两人一样,手里拿着冒着烟的烟斗,两眼凝视着办公室墙上悬挂的苏联统帅苏沃洛夫和库图佐夫的巨幅肖像,不发一言。

(注:苏沃洛夫是俄罗斯军事学术的奠基人,是个常胜将军。库图佐夫是苏沃洛夫的部将,被称为沙俄第一名将,指挥过抵抗拿破仑的战斗)

突然,斯大林收回了视线,一开口就问道:“如果要击败德军,我们需要些什么?”

这个问题不由让朱可夫和华西列夫斯基颇感意外,他们还以为斯大林在思考着斯大林格勒即将到来而且无法改变的失败,但斯大林却想着如何取胜。


当然,为了迷惑敌人,也就是万一遭到敌人空军袭击的话,使他们分不清哪一架才是希特勒座机,一般情况下都是四架外形一样的秃鹰式编队飞行。

里面就完全不一样了,其中有一架侧面编号为D-ARHU的F200就是希特勒专机,里面有希特勒的私人客舱,还有专门的会议室和小餐厅。后机身有一个6座的小套间,是留给元首的警卫和随行人员。

元首的座椅是特制的,四周带有特殊的防护装甲,以防突如其来的空战威胁到元首的安全。座椅带有伞包,下方开有小门,如果呆在舱内无法保证元首安全,就能通过这里快速逃生。

随着一阵“突突”的发动机的声,四架F200分成两个批次分别降落在卡拉奇机场里。

秦川费了一点劲,认出了第二批左侧一架侧面印有D-ARHU字样,于是他就知道那就是希特勒座机。

在秦川这边,就是准备好信号弹以及鱼网、长杆之类的东西便于捞起流经沙洲的油桶,秦川甚至还组织了一支水性好的打捞队准备打捞距离较远的油桶。

亚历山大那边,就派出侦察机在伏尔加河上空侦察,如果发现有苏军渔船的话,马上就派出战机进行轰炸、扫射、驱离……德空军平时也是这么做的,只是今晚特别。

因为亚历山大担心苏联人发现这些油桶后会对其进行打捞……苏联人很缺油,尤其是斯大林格勒,所以他们会这么做一点都不奇怪。

后来才知道的确发生了这样的事,一串油桶被一艘苏军渔船捞了起来。

只不过很不幸的是,这十个油桶里装着十名德军士兵……渔船上负责打捞的十几个苏联人则是被武装起来的百姓,他们在打捞时步枪都没有在身边。

但这种感觉却是十分短暂,而且也是虚幻的。

十分钟后,当炮击突然停止时,双方都不约而同的跳了起来朝能认清的目标扑去。

然而,这场战斗很快就结束了,因为苏联人比德国人少得多,而且德国人手里还有MP43,这意味着德军士兵只要有一个人站在外围,就可以从容不迫的用MP43一个个击杀苏军士兵。

“俄国佬!”阿尔佛雷多恶狠狠的朝战壕里剩余的苏军士兵大喊:“举起手来!”

苏军士兵纷纷丢下冲锋枪和步枪举起了双手。

但如果瞄向目标上空,炮弹就会在空中爆炸然后将弹片四射开来打向下方的苏军。

只见一道道黑烟过后,就别说苏军士兵了,就连渔船都被弹片炸得残破不堪,有些炮弹恰好是穿透目标船身后在内部爆炸,那就更是将其炸得四分五裂惨不忍睹。

苏军的木船前仆后继,一艘接着一艘一排接着一排的冲了上来,然后再成片成片的在德军强大的火力下有如摧枯拉朽般的被打穿、击碎,然后随着河水一边漂一边沉没。

不一会儿,河面上就到处都是半沉半浮的木船残骸和苏军士兵的尸体,偶尔还有几艘船或许是被打爆了发动机,泄漏出来的汽油在水面燃起熊熊大火,立时又是一阵惨叫和哭喊声。

苏军的第一次进攻就这样被毫无悬念的打退了,虽然只是短短的二十余分钟,但苏军的伤亡少说也有上千人……这是由苏军发起冲锋的船队规模估计出来的。

▲点开视频了解“逃犯克星”详情

风里雨里,学友和警察叔叔在演唱会等你丨功夫TV

小师妹觉得他们真是用生命在追星啊。

不得不说,他们还挺有品味的。

估计嫌犯心里默默的唱了一首:

心如刀割

“这群混蛋!”斯特莱克将军骂道:“他们居然完全无视士兵的生命!这简直就是军队的耻辱!”

其实,斯特莱克将军会这么骂只是德国还没到这时候。

苏、德战争初期,德军处在一片胜利的呼声中,而且军队兵员的素质相当不错,所以叛逃的人数并不多,41年只有九千多人,42年只有一万多人。

一整年只有一万多人的逃兵,这数量是相当少的。

当然,这其中不包括有些做逃兵的士兵得到了长官的原谅并没有上报或是处分,之前第1步兵团就发生过类似的事。

1999年,吴毅将主演时装警匪片《反黑先锋》而被观众熟识。

他是演反派最帅男星,港姐甘愿为他退出演艺圈,51岁大秀肌肉

《千娇百媚》里的吴毅将,帅气多情

变坏时的吴毅将,还是这么有魅力

吴毅将也很享受一直演“狠”角色

出道多年一直不红,网友都感觉意外。吴毅将要身材有身材,要型有型,形象好,声音有质感,要演技有演技,可就是不红,一直徘徊在三线和准二线之间。

“这样下去不行!”崔可夫忧心忡忡的克雷洛夫说道。

“崔可夫同志!”克雷洛夫安慰道:“他们离开了就离开了吧,我们不必为他们感到失望!”

“什么?你以为我是在为那些逃离指挥部的人感到失望吗?”崔可夫回答:“不,克雷洛夫同志,他们的离开或许是件好事。你知道的,斯大林格勒补给不足,我们至少不必再用宝贵的粮食养那些废物了!”

克雷洛夫点了点头,然后就说道:“你说的是斯大林格勒?”

“是的!”崔可夫点了点头:“除了斯大林格勒,我还能担心什么呢?敌人占领了马马耶夫岗,我们付出惨重的伤亡也无法将其夺回……这直接影响了我们的后勤,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斯大林格勒就会被敌人全面占领了!”

这个AI系统的算法和论文发表在Association for Computational Linguistics conference收录的论文《Conversations Gone Awry: Detecting Early Signs of Conversational Failure》中。论文的作者Lucas Dixon、Nithum Thain、YiqingHua和Dario Taraborelli通过分析维基百科中的讨论页面,收集了大量的讨论板块中大量的网友讨论数据(我们可以称之为帖子),利用自然语言处理技术进行语义分析,并收集人类标注的标签作为数据集作为训练数据,建立预测模型,识别开始谈话中,具有什么样特征的句子会导致谈话会失控甚至是攻击行为(论文中提到:In this work we aim to computationally capture linguistic cues that predict a conversation’s future health)。

最新人工智能:可预测人类谈话走向,让吵架扼杀在摇篮中

论文中提到的例子是是关于“Dyatlov Pass Incident” 的两组维基百科的网友讨论(Dyatlov事件是指1959年2月2日晚发生在乌拉尔山脉北部的9位滑雪登山者离奇死亡的事件。这个团队的队长叫做Dyatlov,他们在登“死亡之山”的东脊时发生事故,10人9死)。其中A1和A2为一组(见下图),分别为两位不同的网友;B1和B2为一组,也是两位不同的网友。A1开始交流,A2用另一个问题反问。相反,B1更温和,用“似乎”提出了意见,B2实际上解决问题,而不是搪塞。这两组讨论中有一组讨论导致对话失控,一个对话者开始进行个人攻击。

一些保持礼貌的谈话指标包括任何一位幼儿园老师都会认可的基本礼貌如“谢谢”,用礼貌的问候开头,并用语言表达一种合作的愿望。在这些谈话中,人们更倾向于用自己的观点来表达他们的观点,比如“我认为”,这似乎表明他们的想法并不一定是最终的结论。

另一方面,直接提问或用“你”这个词开头的对话更有可能使得谈话产生差异甚至是争执,如A2的说话方式。研究人员在论文中提到:“这种影响与我们的直觉相一致,即直接性暗示了来自对话发起人的潜在敌意,也许加强了有争议的强制的有力性(This effect coheres with our intuition that directness signals some latent hostility from the conversation’s initiator, and perhaps reinforces the forcefulness of contentious impositions)”。

以上只是数据集中的一个样本的简要分析。以上过程我们可以通过自然语言处理技术,开始分析这些对话中“最初的评论和回答”的关键词有怎样的特征,并进一步通过机器学习算法构建结果(最终是否有敌意)和“最初的评论”的关联关系,从而建立通过“最初评论”的特征预测对话变成敌意的可能性。

保卢斯因为斯大林格勒战役的失败而背黑锅,这场战役的失败其根本在于希特勒的指挥,保卢斯完全服从希特勒的命令虽然不能说是一个果断、有魄力的将军的做法,但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这也不能说他错了。

甚至到了最后,当第6集团军被包围后,也是希特勒命令第6集团军不准撤退……希特勒希望保卢斯能带领第6集团军在斯大林格勒打一场类似霍尔姆那样的防御战,只要坚持到第二年春天来临冰雪消融,德军又可以卷土重来。

为此,希特勒甚至还连夜晋升保卢斯为元帅。但元帅肩章还没送到前线,保卢斯就投降了。

德国对保卢斯的看法,尤其是有亲属在东方战场死亡的德国人指责他未能拯救装备精良的30余万大军,自己却苟且偷生。

至于被调回德国而生存下来的亚历山大,其余生都在为自己的父亲恢复名誉,直到最后开枪自尽。




(责任编辑:碧灵)

附件:

专题推荐

相关新闻


© 1996 - 2017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网站地图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